楼宇确实已经远非了老鼠

2019-10-21 作者: 影视影评   |   浏览(94)

辩护人,始于对自己生活的追求
看了《辩护人》,韩国片。对于韩国的剧并不是特别感冒,但也算看了几个经典,这个片子或许也是其中之一,网上说该片在韩国反响不错。其实讲了两段故事,第一段是奋斗,一个高中生没有考上大学,在工地打工,花了七年时间从一个贫民变成小有名气的律师,当年甚至连吃饭都要赊帐,最后交不了钱,匆匆逃走。看到他逃的那一幕,我有点颤,似乎不是演员而是自己。为了挣钱他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包括在工地,包括任何律师都看不起的到处发名片,做什么房屋中介代理律师。虽然他挣了大钱买了大房子,他在律师行当里面仍然不被人正视,他当年的高中同学考上大学的也看不起他,说他有自己內心的自卑。第二段故事讲的是他突然要去打一个所谓的国安官司,虽然里面有一个小孩是他当年吃饭的没给钱的那家店老板娘的儿子,但似乎应该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让人豁出去做这个案子,难道只是因为有钱之后的自己内心的满足?
楼宇确实已经远非了老鼠。看了下豆瓣影评,说实话,各有风格,但似乎说的都在往政治与社会层面,缺少人的体验。我个人的感受是前半部分的好几个细节都让人回忆起当年的生活,比如数钱,比如屋顶的老鼠,后半段则没有什么共鸣,比如法庭激辩,比如他对案情的想象等等。这个片子定位的时间是八十年代,那时的我刚出生,父辈正是三十出头。儿时的老房子,南方村子的那种砖瓦结构,盖瓦,有木头梁。那时还流行一种叫上梁的仪式,是我们最喜欢的节目,那一天有各种糖吃。把屋子主体的梁竖起来,然后一个或几个木匠师傅拿着篮子,上梯子,每走一步说上一串词儿。有点说唱的味道,具体说的什么我当时完全不太清楚。说完就抓一把糖抛下来,很多小孩抢。最后上到梁顶,似乎还有一串什么词儿。这时候我们都去吃糖了。这种房子主体支架是木头的,如果有钱的话,可以到砖厂买砖,可能那个年代砖还是比较贵的,能买得起砖的人家并不是很多,有一栋砖瓦房就是相当有钱的象征了。我家的并不是砖瓦房,只有拐角的地方用了砖头,其他的都是石头。这种房子容易有老鼠,一来是墙体并没有封死,二来是房顶是木头的,而是必须要有透风的空隙。老鼠很容易就到家里做了窝,老鼠的生命力极强,每过一段时间都会生出一窝小仔来。因为二楼楼板是木板或者用竹子做的,一到晚上就听见老鼠在上面打架或者咬木头,那种热闹劲是难以想象的,特别是想睡觉的时候,这群老鼠简直就要烦死人。那时候想各种办法收拾老鼠,包括老鼠药、老鼠夹子,还有猫。在没有猫的时候,学猫叫几声也会有点效果。当看到片子中的宋律师和他老婆学猫叫的时候,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感觉,似乎又回到了小时候,那是父辈们是如何应付那可恶的老鼠的呢?宋律师直接把手里的饼砸在楼顶上,一点效果都没有,然后他们两口子学猫叫唤,难道是因为韩国的猫叫的音调也不同吗?反正我觉得他们学的很差。学完猫,宋律师跟他老婆说,我们换楼房吧,楼房没有老鼠。我是到了中学才住上楼房,初高中宿舍都是楼房,可是一个屋子里挤满了人,各种臭味聚集在一起构成一种很特殊的学生宿舍味道,虽然没有老鼠,但没有给我留下什么好的印象。工作以后,挣了点钱,开始租房子,最开始也没有住进楼房,后来和人合租了楼房中的一个两居室,有客厅,有空调。后来又租了个小两居,虽然每天上下班来回三个多小时,但总算是有个稍微宽敞点的地方。楼房确实已经没有了老鼠,也的确是可以期待的。可惜,在北京这个地方,买下一套房子就基本上要了老命,更谈不上niubility的跟人说,楼下2500万,你搬到下面去直接赚到500万。虽然有了一个小房子,但基本上等于没有,远离工作地点,也产生了很多不愉快,唯有儿子还念叨着他的新家。我们继续在过着租房的生涯。
楼宇确实已经远非了老鼠。楼宇确实已经远非了老鼠。数钱的那一幕也让我想起来一些事情,宋律师拎着包回家,一脸笑容,说你数数看,今天挣了多少。他自己要做的事情却是上厕所,说是一天都没怎么上厕所。她老婆一边数钱一边说怎么也不放整齐下,宋律师说,有钱就行,管他齐不齐。小时候,父亲从单位辞职不干,自己去做小生意,每天回来都会做这个数钱的动作。可惜,父亲并没有成功,他的确在那段时间挣了点钱,只不过两个小孩上学,外加家里的各种开支,以及家庭的不和谐,最后除了落下一身的病痛之外,没有得到太多,虽然孩子都已经长大成人,不需要他再操太多心,但也还没有享受到老话所说的养儿防老的生活。我从小学五年级开始就住校,离家越来越远,高中还会半年回家一次,大学一年一次,毕业后基本上就很少回家了。除了在那里找不到太多的家的感觉之外,其实最为关键的还是没有什么钱。无论是韩国,还是中国,钱就是面儿,宋律师因为有了钱,所有有了面儿,即便他搞钱的方式不为同行所认同,甚至是被当面鄙视,但他的确靠进入别人都不太看好的业务领域挣了很多钱,那些当时看他不顺眼的人除了到他的律所下面抗议之外就是学他做同样的业务。后来,他又发现了新的业务方向,并在这里继续搞的不错。父亲之所以没有成功,很大的原因在于他只是做了下小生意,没有攒下钱来做更大的生意。而我,虽然读了这么多年的书,上到了在很多人只能想一想的学校,但我却依旧没有钱,因为我也在逐渐失去永不放弃,永不停止奋斗的精神,自己逐渐沦落,这种沦落是一种缓慢的过程,当自己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已经三十好几岁,基本上没有太多的成就感可言,无论是在自己的专业还是所谓的事业上,还是在家庭与社会上。宋律师挣了钱,请高中同学吃饭,去了他当年连饭钱都要欠上一个月,最后灰溜溜跑掉的饭馆。在聚会上,他可以大声的呵斥他的考上了汉城大学的同学,认为那些学生是吃饱了撑着没事才去游行,认为不好好上学搞那些所谓的民主活动其实是完全不负责任的一种搞法。如今,我却不太愿意去参加同学的聚会,至少自己没有车子,可以说自己不能喝酒,因为要开车。
另外一个镜头是在那老板娘家吃饭,老板娘说对了,这个月的帐你一会吃完了结一下。宋律师,当时还不是律师,可能还是工地上的打工者,刚刚领了几块钱的工资。他听到说要结账的消息,似乎也没有太多吃饭的心情了。眼光游离在周围,看到老板娘进屋,他挣扎了下,飞快地从饭桌离开,逃向外面。在出去之前,和老板娘儿子有一个眼神的交流,似乎连一个小孩子的眼神都要干掉他。他跑啊跑,最后都吐了,才停下来。实在是过的窝囊,连饭钱都付不起。其实那时候他兜里还是有几块钱的,但他付了饭钱就拿不回那一堆书了。他跑到书店那,别人关门打烊,他掏出钱了,本来是饭钱,他给了那人,换来一堆书。这一堆书改变了他以后的命运。我个人从来没有经历过这连饭也吃不起的生活,即使在穷困的日子,吃饭的钱还是有的,也没有人愿意给我赊账啊。最穷的学生时代,每个月两百块钱的生活费,都是父母挣来的。其实,有时候指责父辈为什么不能挣更多的钱的时候,往往都忘了,自己花掉了其中可有作为积累的很大一部分。大学时代,自己也没有怎么挣钱,很多同学出去干各种活,有人甚至一毕业就买了房子,靠他们自己的本事,而我却没有这种力量也没有这样的动力。更像宋律师的那个考上汉城大学的同学,在一个单位苟活着:为了生活,没有什么太多的勇敢的进取,只是被人当做工具使唤。这样的日子,究竟是幸福还是不幸?
当我在看这个片子时,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情绪,不知道究竟是故事打动了我,还是因为曾经有的某些经历让我开始有了一些共鸣。我知道,我不能也不想一辈子以现在这样的状态活着,绝不。没有人能够阻挡一个人往前走的决心,没有人能阻挡一个人追求幸福生活的权力。我想,未来还是值得期待的,至少自己有家庭,有孩子,有父母,有兄弟。不管说是一种责任,还是一种宿命,未来需要努力去创造。也许,这个片子的原型是韩国总统,他最后通过那个老板娘儿子的案子开始找到了他未来的新的希望,而我则是要挣钱。等挣了钱,再想其他的,换做任何人在这样的处境下,都需要改变的是自己,而不是社会或者政府。政府的事情有官僚们关心,因为官员们也有抗不压力跳楼的,国新办如此,基层也是如此。还是挣钱,合理的合法的挣钱,并让自己在某一个领域里面有一定的声望,这是可以追求的。

本文由澳门网上网站大全娱乐发布于 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楼宇确实已经远非了老鼠

关键词: